当前位置:首页 >> 曝光台
[新民晚报]扰民投诉集中 广场舞纠纷凸显社区规划缺位
2014年7月28日
  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……”当季“神曲”《小苹果》里的这句标志性歌词,或许颇能代表广场舞大妈们参与的热度。夏令热线开线以来,关于广场舞的投诉平均一天一起,焦点集中在噪声大、妨碍通行等问题。不过,据记者连日调查却发现,大妈们其实也有话要说:“如果我们文明跳广场舞,社会上是不是就一定会理解?”

  家中噪声高达75分贝

  “一早七点钟就开始跳,夜里厢十点半还不歇,这样的广场舞节奏就在窗户底下,侬讲叫阿拉哪能歇夏?”根据读者李阿婆的投诉,记者晚九点赶到位于蒙自路局门路的丽蒙绿地现场,一到路口就看见一群穿着“特制”队服的大妈们正跳广场舞,约60个人分成两组,随着歌曲声扭腰迈腿。记者用分贝测量软件测音,发现乐声分贝在85-90之间。随后,记者来到投诉人李阿婆家,她家卧室的窗户朝南正对绿地,实测下来噪声指数达到75分贝,即使住高层,轰轰的音乐声仍盖过了马路上的车来车往声。李阿婆抱怨说,三伏天晚上想开窗通风入睡,但窗户下的广场舞之歌,让“心脏都不好”的老两口愿望泡了汤。

  家住灵岩南路杨南路的朱先生也向夏令热线反映,家里附近的上街沿每晚都有两三个广场舞团体在斗舞、斗音量,只要不下雨、不下雪,大叔大妈们总归雷打不动相约来舞。为此,记者晚上8点半赶到现场,正好另外2个广场舞团体已经回家,还剩下一个约20人的交谊舞团体仍在翩翩起舞,只见大叔和大妈两人一组,和着怀旧的音乐,旋转、跳跃、推远、拉近,正舞得不亦乐乎。“上街沿上跳广场舞影响别人走路,旁边还有个银行要去取钱也不舒服。”朱先生说:这样的广场舞音乐,他是日日听、夜夜听,两年了找过各级政府部门投诉也解决不了。

  跳广场舞已成“刚需”

  屡屡被投诉还是要坚持,广场舞的魔力到底在哪里?在上街沿跳广场舞的苏阿姨承认,曾有一次被周围居民投诉叫来了110出面解决,她们被规定跳舞不能超过晚上9点、声音也不能过响,“日里厢帮儿子带孙子,天天在家孵空调太闷;夜里厢就想出来动动筋骨,正好夏天排毒养颜减减肥。其实被投诉过后,我们已经规范很多了。”而在丽蒙绿地里跳广场舞的陈阿姨告诉记者,从国企办公室工作岗位上退休下来大半年了,离开了一毕业就进去工作了几十年的单位,自己一下子产生了失落感,再加上孩子在国外、老伴还在位,跳广场舞就成了她增加自信的“良药”,“因为和小姐妹一道跳舞‘抱团’啊,总归每天都有信息量,有人有话讲,就不会年纪大了得抑郁症。”

  此外,广场舞也未尝不是大妈们和社会接轨的一种方式。记者在网上部分广场舞论坛里“潜水”,发现最新大妈们最爱的广场舞歌曲TOP10榜单基本上包括:《小苹果》《火火的姑娘》《我从草原来》《荷塘月色》《郎的诱惑》《伤不起》《老婆最大》《套马杆》《爱情买卖》《月亮之上》。这些“神曲”是否节奏太猛、声音太响?“跳广场舞也算是我们的时髦,年轻人喜欢的歌,凭什么不能给我们老阿姨跳舞用?”在杨浦区文化馆门口,作为百人广场舞大军里的一员,穿一身红衣黑裤经典广场舞行头的吴阿姨反驳记者。

  应创造条件满足需求

  “看到,我们是有正规的‘杨浦区社区群众活动团队’备案证书的,可是投诉的人根本不看这个!”吴阿姨的小姐妹们出示证书,同时疑惑身后的文化馆为什么不能晚上开放给社区居民用,“我们都住中原地区的,跳广场舞进文化馆里跳,这样不就不会在马路上影响别人了吗?”对此,申城群众文化研究专家、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认为,这实际上暴露出城市规划中市民娱乐空间的欠缺。“城市规划往往好大喜功,比如一个娱乐中心搞得很大,但离居民区很远,大妈们不可能到那里去跳。城市规划应该倒过来思维,有需求产生,就要想办法创造条件去满足。”

  当然,除了城市配套应到位、社会理解应宽容外,广场舞大妈们也应该跳出文明的广场舞。按照《上海市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办法》规定:22时至次日6时,在毗邻噪声敏感建筑物的公园等公共场所,禁止开展使用乐器或者音响器材的健身、娱乐等活动,以便为居民夜间安静休息提供保障。然而,每年沪市环保系统接到的噪声投诉约2.7万件,其中不少就是公众在公园、广场、街道等公共场所,用音响器材超时健身和娱乐而产生的噪声。

 来源:新民晚报